2020年4月13日 星期一

107年度起,因會計準則變動產生的追溯調整數應併入未分配盈餘(ARE)申報

財政部於109/1月曾發佈解釋令(註),營利事業自107年度起,因國際財務報導準則(IFRS)或企業會計準則公報(EAS)的會計準則版本變動、採用新發布會計公報,或由企業會計準則公報變更採用國際財務報導準則,所追溯調整當年度期初保留盈餘的「淨增加數」或「淨減少數」,應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數額,計算應加徵的營利事業所得稅。

財政部過去為降低營利事業首次適用國際財務報導準則或企業會計準則公報的衝擊,曾分別於103年及105年核釋相關保留盈餘調整數無須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計算應加徵的營利事業所得稅。惟因應國際趨勢,會計準則版本或公報持續更新發布,營利事業迭有追溯適用新公報致產生期初保留盈餘淨增加數或淨減少數的情形,考量該等調整數實質上為以前各該年度應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的數額,基於衡平課稅原則,爰核釋自107年度起,該等調整數應併計變更會計年度當年度未分配盈餘數額,俾使未分配盈餘的計算符合所得稅法第66條之9第2項規定意旨。相關會計準則變動的追溯調整數應否計入未分配盈餘加徵營利事業所得稅規定歸納如下圖。

營利事業自107年度起因追溯適用新公報致產生期初保留盈餘淨增加數或淨減少數,務請填報於107年度未分配盈餘申報書「本期稅後淨利以外之純益項目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之數額」或「本期稅後淨利以外之純損項目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之數額」欄位,以免影響自身權益。

註:109.1.15台財稅字第10800614920號令


2020年4月7日 星期二

5分鐘看懂法定盈餘公積提列新規定


前言

筆者執筆之時正值清明連假期間,距離召開股東會的日子已經不遠,投資人引頸期盼關心公司準備發放多少股利,而公司內部財會人員也要緊鑼密鼓協助董事會提出盈餘分派案。而盈餘分派案中,有關法定盈餘公積之提列,依經濟部83.5.2商第205661號函令,有兩種提列基礎,可採「本期稅後淨利」或「實際分派數」來計算,不過就筆者實務觀察,採用「本期稅後淨利」為提列基礎之公司應佔絕大多數。


產業界建議

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於「2019 白皮書-對政府政策的建言」提出「應以當期交易產生之可分配盈餘為提列基礎」之建議,其理由略以,目前採「本期稅後淨利」為基礎者,僅能就「本期稅後淨利」提列法定公積,至於當年產生的「保留盈餘」調整數,並不能併本期稅後淨利後就其淨額提列,失去原適度提列法定公積以充實資本之立法精神。


經濟部決議

經濟部於108.10.23召集產官學界討論,取得共識,並於109.1.9發佈經商字第10802432410號函,原則上自辦理108年度財務報表之盈餘分配起,應以「本期稅後淨利加計本期稅後淨利以外項目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之數額」作為法定盈餘公積之提列基礎,但公司可延至109年度財務報表之盈餘分配開始適用。至於公司歷年來所提列之法定盈餘公積,毋須追溯調整。


對中小企業之影響

過去大多數公司提列法定盈餘公積之基礎就是「本期稅後淨利」,但在新函令發佈後,提列基礎修正為「本期稅後淨利+本期稅後淨利以外項目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之數額」。

因此重點在於,到底什麼是「本期稅後淨利以外項目計入當年度未分配盈餘之數額」?基本上分為以下兩大類:

A. 首次採用新會計準則(IFRS或EAS)時,所產生之保留盈餘調整數

B. 因採用IFRS或EAS,所產生未經過本期稅後淨利而直接計入保留盈餘之調整項(例如企業因採用IFRS所產生之確定福利之精算損益)


筆者所服務對象多屬適用EAS之中小企業,而大多數中小企業,已經在105.1.1轉換為EAS,除非未來適用新公報,且需要追溯調整,否則應不至於發生上述A之情況。此外,像是確定福利計畫,多數中小企業並未依照IAS 19精算;或是投資性不動產,EAS亦僅允許採用成本模式,換句話說,中小企業產生B之情況亦屬少見。


綜上所述,本次109.1.9函令修正法定盈餘公積之提列基礎,對中小企業來說影響有限,惟相關從業人員及公司財會單位仍應持續關心未來會計準則之變化,以免提列錯誤。

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談股票信託


前言
本金自益、孳息他益之股票信託,在民國90年代非常火紅,根據報載許多知名企業家,包括郭台銘、宣明智或徐旭東等人,都曾經用過這樣的信託架構,節省了許多贈與稅。

孳息他益之股票信託實質課稅
然而財政部於民國100年發佈了台財稅字第10000076610號令,針對個人簽訂孳息他益之股票信託之課稅規定,做了以下核釋:

一、委託人經由股東會、董事會等會議資料知悉被投資公司將分配盈餘後,簽訂孳息他益之信託契約;或
二、委託人對被投資公司之盈餘分配具有控制權,於簽訂孳息他益之信託契約後,經由盈餘分配決議,將訂約時該公司累積未分配之盈餘以信託形式為贈與並據以申報贈與稅者
三、該盈餘於訂約時已明確或可得確定,尚非信託契約訂定後,受託人於信託期間管理受託股票產生之收益
四、則委託人以信託形式贈與該部分孳息,其實質與委任受託人領取孳息再贈與受益人之情形並無不同,依實質課稅原則,該部分孳息仍屬委託人之所得,應於所得發生年度依法課徵委託人之綜合所得稅;嗣受託人交付該部分孳息與受益人時,應依法課徵委託人贈與稅。

老兵不死 只是逐漸凋零?
上述實質課稅的解釋函令,除了讓股票信託潛在的節稅效益大打折扣以外,也連帶使得國人對於安排股票信託的興趣和意願大幅下滑。那麼,股票信託就只能像奮戰後的老兵一樣,在大家看不到的角落裡,默默凋零嗎?

「本金他益、孳息自益」之股票信託
其實股票信託並不是只有「本金自益、孳息他益」一招,企業主(第一代)如果換個思路,改用「本金他益、孳息自益」之股票信託架構,其實好處也相當多:
1.      贈與稅:本金他益之架構下,贈與總額係以該信託財產之時價,複利折現計算,雖然現在是低利環境,但仍然不無小補。
2.     孳息自益:企業主(第一代)仍擁有一定程度之收入來源,老年退休生活不虞匱乏,含飴弄孫之際,仍可保有生活尊嚴。
3.     資產控制權:透過信託方式贈與給受益人(第二代),資產之運用由受託人依契約管理運用,可降低第二代因過早取得資產,而恣意揮霍殆盡之風險。
4.     特留分:本金他益之架構下,已完成生前贈與行為,未來企業主(第一代)身故之後,本金部分非屬遺產,無須考量特留分。
5.     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對本金受益人(第二代)來說,本金部分屬於受贈資產,非屬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之請求範圍;孳息部分,未來透過繼承取得,亦非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之請求範圍。

調整策略 重新出發
「本金自益、孳息他益」之股票信託,過去由於有稅務上的優勢,獲得較多的鎂光燈。至於它的孿生兄弟「本金他益、孳息自益」之股票信託,則名聲不顯,乏人問津。不過風水輪流轉,時至今日,筆者認為,與其想盡辦法去研究實質課稅規定有無漏洞可鑽,不如調整策略,回歸信託本質,畢竟信託制度本來就不是設計用來節稅的呢。


投資還能退稅?居然這樣做就可以──談產創23-3未分配盈餘租稅優惠

一、前言
為提升國內投資動能,促進營利事業以盈餘進行實質投資,政府已於108年7月24日公布產業創新條例第23條之3增訂條文,明定自辦理107年度未分配盈餘加徵之申報起,公司或有限合夥因經營業務所需,於當年度盈餘發生年度之次年起3年內以該盈餘進行實質投資合計達新台幣100萬元,該投資金額於計算當年度未分配盈餘時,得列為減除項目,免加徵5%營所稅。

而財政部也趕在今年1月9日公布了相關子辦法—「公司或有限合夥事業實質投資適用未分配盈餘減除及申請退稅辦法」,以下就來跟大家聊聊,根據本法及子辦法,企業在申請適用此優惠前應該要掌握哪些關鍵知識。

二、實質投資範圍
這次租稅優惠的立法原意在於「鼓勵企業將盈餘再投資,有助於提升經濟動能」,所以對於實質投資之標的限縮為以下三類:
(未完待續...)

(小弟拙作,全文請詳月旦會計網)
http://www.angle.com.tw/Accounting/current/post.aspx?ipost=4074&fbclid=IwAR0vSHfpece8vjFHKhE9EY5BEDQVZPfeMOsR2hWToQ2yG8cJejD5fVc8hPo